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宁染 > 第1109章 莫大的耻辱(作者:罗菲)
宁染

《宁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109章 莫大的耻辱

    宁染也确实打算睡醒就离开。

    在阮安西这样的人身边,不可能会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她进入卧室后,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警惕,不敢入睡。

    但后来因为酒的作用,还是昏昏沉沉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没调好,是被冻醒的。

    打开灯,想把温度www.jxpxxs.com调高,但却怎么也找到遥控器。

    头有些疼,越发烦躁,索性起来。

    客厅的灯还亮着,宁染整了整衣服,走了过去。

    阮安西绻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厚厚的羽绒被子。

    桌上还放着空酒瓶,宁染有理由相信,他昨晚后来又喝了酒。

    这真是一个不要命的人。

    奇怪的是,他没回卧室去睡,而身边竟然也没人守着他。

    “阮安西,你没死吧?房间空调的温度太低了,遥控器在哪儿?”宁染问。

    没有回应。

    宁染走近一些,看到地下有一滩血迹。

    阮安西的头蔫蔫地垂在那儿,看不到一丝生气。

    宁染心里一惊。

    昨晚他又吐血了,状态非常不好,他不会真的死了吧?

    宁染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苍白的脸,“你醒醒!”

    还是没有动静。

    但还有温度,并没有死。

    虽然宁染不是医生,但她也能感觉得到,阮安西恐怕快不行了!

    正常的睡着和醉酒,和要死了的状态还是不一样的!

    “来人,快来人啊!”宁染大叫起来。

    可是竟然没有人响应!

    阮安西的那些手下呢?全部都喝高睡着了?

    宁染没办法,只好去那些卧室叫人。

    结果非常意外,这屋里只有她和阮安西,并没有别的其他什么人!

    难道是知道老大要挂了,那些人就作鸟兽散了?

    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没办法,宁染只好猛摇阮安西,“你快起来,你不能死啊!”

    但根本就摇不醒!是真的快不行了。

    没办法,宁染只好打了急救电话。

    *

    上午十点,南氏总部。

    南辰开完会返回公司的第一个高管会议,略显疲惫地走出了会议室。

    这一周以来,他一直忙白桦的丧事,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

    昨天白桦下葬后,南辰今天就来上班了。

    他离开公司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虽然白桦的案子还没有结论,但生活总得继续。

    南氏还得继续经营下去,该做的工作还得做,世界不可能因为某一个人,某一件事而完全停下来。

    自白桦的事发生后,南氏旗下各上市公司的股价全线下跌,跌幅近百分之二十。

    南辰如果再不回归,一但股价进入长期下跌通道,那就会更加麻烦。

    而南辰一但回归,掌舵人重新归位,不但能解决工作上的事,本身也能提振资本市场对南氏财团的信心。

    南辰不仅对南氏家族重要,对南氏财团更加重要。

    回到办公室的南辰,靠在椅背上合眼休息。

    他一向是铁人,但现在他依然感到身心俱疲。

    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乔战打来的。

    正准备打过去,乔战已经推门进来了。

    看他的样子,南辰就知道肯定有事。

    乔战很小心的样子,关上办公室的门。

    “少爷,有件事我说了您别急……”

    “直接说。”

    南辰最讨厌这种说话的方式,有事不直接说,让人家别着急,其实听了这上半句,往往会增加别人的紧张,还不如直接说出来的好。

    “夫人的墓碑,被人泼了污秽物,怀疑是狗血……”

    南辰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谁做的?”

    “不知道,昨晚雪太大了,监控摄像拍不清楚,但应该是个女人。

    有人在墓地附近捡到了这个。”

    乔战说着,递过来一个发夹。

    南辰接过发夹,看了一眼,然后扔了出去。

    这发夹南辰认识,是宁染的!他记得清楚!

    黑绿色的发夹,宁染一共买了五个。

    当时南辰还笑话她,为什么同样的发夹一次性买这么多。

    宁染开玩笑说,她如果用不完,可以留着等二宝长大以后再用。

    乔战见南辰震怒,不敢说话。

 xgchotel.com;   良久,才壮着胆问了一句:“这件事要不要报警?”

    “不。”南辰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白桦刚下葬就被人泼了狗血,这要是让人知道了,对南家是莫大的耻辱!

    “守墓园的人昨晚太冷,喝多了,所以就睡着了,已经被辞退。”乔战说。

    “你怎么看?”

    南辰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些,他毕竟是南辰。

    乔战不敢说话。

    “我问你话。”南辰冷声问。

 whhryl.com;   “这虽然怀疑是个女的,但我觉得一个女的不太可能冒着风雪去做这种事。

    大晚上的,那可是墓园,普通女子想必也没这个胆。”乔战分析道。

    南辰也是这么想的。

    发夹是宁染的没错,可是宁染和白桦能有多深的仇?

    人都死了,还大晚上冒着风险去搞破坏?有这个必要吗?

    以南辰对宁染的了解,宁染也不是那种恶毒到连死人的墓都不放过的人。

    可如果不是宁染,那这发夹又怎么解释?

    难道是昨天去祭拜的时候掉的?

    如果不是宁染,那又是谁?

    “那如果有男的帮忙呢?”南辰又问。

    乔战答不上来,“这个我没想过,做这件事的人太狠了,简直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得出来的。”

    南辰重重一砸在桌上,“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人找出来,让他在墓前跪上三天三夜!”

    “是,少爷。”

    乔战说完,并没有马上离开。

    南辰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他还有什么事?

    “那墓碑,是清洗一遍,还是重新换块新的?”乔战问。

    “让柴华找个先生算一下,应该如何处理。”南辰道。

    乔战这才领命而去。

    刚走到门口,又被南辰叫了回来,“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乔战愣了一下,一脸茫然。

    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我不知道,您没有让我查。”

    “现在就去查,看她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是,少爷。”

    乔战走后,南辰关上了门。

    走到办公室的角落里,找到了那枚发夹。

    发夹很结实,并没有摔坏,只是摔出了一些痕迹。

    南辰拿着发夹,久久没有放下。

    眼中一片迷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