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宋家夫人不好惹 > 章节目录 第142章 宋遇醉酒撒娇(作者:三月棠墨)
宋家夫人不好惹

《宋家夫人不好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42章 宋遇醉酒撒娇

    ♂nbsp;   宋遇上次喝醉酒是不久前,人是醉了,还保留着三分理智,反应虽比平常迟钝一些,说话条理还算清晰,所以即使跟薛皓月打赌,他也没能让自己掉进坑里。可是这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喝醉以后整个人都变得情绪高涨,时而傻笑时而叽里咕噜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赵奕琛将此归结为结婚使人头脑发昏。

    孟渐晚接到宋遇语音通话的时候,正在跟拳击俱乐部的人聚餐,大块烤肉撒上辣椒面和孜然粉,好吃得想把舌头吞下去。还有烤得卷起来的鱿鱼,刷上一层酱料,在寒冷的冬天能感受到夏日气息。

    耳边都是欢声笑语和酒杯碰撞声,苟盛喝了一口冰镇的啤酒,畅快地哈出一口气,对安静吃烤肉的孟渐晚表示惊奇:“孟姐,你不喝酒?”

    孟渐晚从铁丝网上夹起一块烤好的五花肉,在干辣椒碟里滚了一圈,裹上生菜放进嘴里,没好气道:“一会儿要开车接人。”

    烤肉滴下来的油汁落进铁丝网下面的火炭里,滋滋作响,溅起一阵白烟。苟盛调整了一下抽油烟机的风口,随口问:“接谁啊?”

    孟渐晚:“狗男人。”

    苟盛:“……”

    孟渐晚加快了进食速度,临走前还不忘拿走一串烤羊肉,边吃边往外走,步伐豪迈得像是要去打架。

    她开了导航,跑车在夜色中奔驰,半个小时后停在了会所门口。

    一楼大厅的经理远远透过落地玻璃看到孟渐晚下车,连忙疾步过去,为她拉开两扇玻璃门,笑脸相迎:“宋夫人过来了。宋少他们还在上次那间包厢,我带您过去。”

    经理这次颇有眼力见,一路领着孟渐晚到电梯口。

    孟渐晚摆了下手:“不用,我自己过去。”

    经理顿了顿,还是帮她按了电梯:“那好,有什么需要您叫我。”

    电梯闭合前,他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女人闲闲地靠着电梯内壁,一手插兜,另一只手把玩着车钥匙,眉眼低垂,似漫不经心。

    只一眼,经理就收回了目光,心思百转,上次过来还是孟小姐,这次就是宋夫人,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孟渐晚到了包厢外,没敲门就直接进去了。

    一众公子哥抬眸看她,眼中没panshoubang.com有丝毫意外,刚才宋遇打电话没避开他们,他们都知道孟渐晚会过来接人,只是不料她来得这么快。

    孟渐晚随便打了声招呼,目光扫视一圈,在沙发上看到了宋遇的身影,歪着靠在沙发扶手上,皮肤泛红,眼镜歪向一边。

    赵奕琛知晓这位大佬的脾气,清了清嗓子:“那个,小八可不是我们灌醉的,他自己太高兴了喝多了。”

    孟渐晚面无表情,绕过茶几走到宋遇身前,踢了踢他的脚:“宋遇!”

    宋遇猛地睁开了眼睛,双眼迷蒙地看着她,不需要仔细辨认,他就认出来了,一把拉过她的手。孟渐晚猝不及防,被拽得踉跄了一下,差点栽进他怀里,最后勉强撑住沙发扶手稳住身形。

    “老婆,你怎么来啦?”宋遇搂住她的脖子,用自己的脸去蹭她的脸颊,“你是来接我的吗?”

    孟渐晚梗着脖子,把他的手拉下来,拧着眉心:“不是你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接你的吗?”

    宋遇歪着头思索了三秒,作恍然大悟状:“哦,我想起来惹。”

    孟渐晚:“……”

    包厢里一帮公子哥笑岔气了,真该拿手机把这一幕录下来,回头发给清醒时的宋遇看,让他知道自己醉酒后是什么德行。

    赵奕琛憋着笑,说:“用不用找两个人过来把小八扶到车上?”

    “不用,我自己能走。”宋遇撑着沙发站起来,手臂搂着孟渐晚,脚步虚浮往包厢外走去。

    孟渐晚深呼吸几次,要早知道宋遇喝醉了,说什么她也不会来接人。

    电梯下到一楼,经理见状过来搭把手,把宋遇扶到车上。

    孟渐晚坐上驾驶座,副驾驶座的男人就靠了过来,隔着扶手箱贴在她身上:“晚晚,你身上有烤肉的味道。”

    在烤肉的地方待久了,确实会沾上味道,孟渐晚挑眉:“所以呢?”

    宋遇迷迷糊糊道:“我也要吃烤肉。”

    孟渐晚哼笑:“我烤你,你信不信?”

    宋遇努力睁大眼,不可置信道:“啊?你艹我?”

    孟渐晚:“……”

    孟渐晚把宋遇的身子推回去,给他系上安全带,淡声警告:“坐着不要乱动听到没有,你再动一下,我就不管你了。”

    宋遇听出她语气里的不悦,温顺地点了点头,两只手摆在膝盖上,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乖乖坐着不动。

    孟渐晚瞥了他一眼,启动了车子,一路上安静无话。

    跑车驶进宋家大门,仿若木偶的宋遇才动了动,孟渐晚下车扶着他进屋,家里人都还没睡,梁如水一看宋遇的样子就知道他喝醉了,皱起了眉毛:“他怎么喝这么多?”

    孟渐晚学着赵奕琛的原话:“没人灌他,自己太高兴喝多了。”

    梁如水眼皮抽了抽:“啊?”

    宋遇点头,顺着孟渐晚的话说:“对,太高兴了。”

    梁如水颇为无语,让孟渐晚送他上楼,自己去厨房煮醒酒汤。

    孟渐晚把宋遇扶到主卧,额头都出汗了,两手叉腰大喘气,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真是又生气又无奈。

    这就是婚后生活?伺候醉酒的狗男人?她又想离婚了。

    孟渐晚脱下外套甩在沙发上,又绕回床边,正式通知宋遇:“等你清醒过来,我们就离婚!”

    “离婚?!”宋遇一下从床上爬起来,神经紧绷,“谁说要离婚?”

    孟渐晚:“我说的。”

    宋遇指着门外,威胁她:“你再说离婚,我就离家出走。”

&nbshuiyicaiwu.comp;   孟渐晚气笑了,没想到他这么较真,还真有种她要再说一句,他就冲出去的架势:“你给我回来。”

    “好嘞!”宋遇很没骨气地往回走,躺在床上。

    孟渐晚舔了舔唇,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轻叹口气,跪在床边给他解西服扣子,帮他脱下来。

    手刚碰上他的领带,宋遇就攥住了她的肩膀,喝醉酒的人力气大到出奇,把孟渐晚掀翻在床上,他俯身过去,动作几乎没有迟疑,吻住她的唇。

    “唔……”孟渐晚蹙着眉,感觉舌尖被吮得发麻。

    若是平时,宋遇亲一下都得事先打个报告征求同意,要是孟渐晚不同意,他就耍小心思偷亲一下。哪儿像此时,借着醉酒做什么事都随心所欲,完全没有顾忌,也不怕惹孟渐晚生气。

    孟渐晚喘不过气来,仰着脖子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抓住手按在一旁。

    梁如水煮好醒酒汤装进小碗里,放在托盘上,两手端着上楼,顺着大开的房门,只见小俩口在床上姿势亲密。

    梁如水呆滞了三秒,迅速背过身去,她低头看了眼热气腾腾的醒酒汤,心道:醒什么酒,还是醉着比较好。

    她抿嘴一笑,往楼下走,走了两步又回过身,轻轻地帮他们把房门关上。

    房门关上的下一瞬,孟渐晚推开了宋遇,摸了摸略微红肿的唇,没忍住怒气踹了宋遇一脚,偏头看他:“你每次喝醉了酒都这样?”

    宋遇听清了她的话,搂着她的腰:“才、才没有,只对你这样。”

    ——

    翌日,宋遇醒来的时候孟渐晚已经不在房间,他揉了揉略抽疼的额角,昨夜的画面逐渐涌入脑海。

    宋遇笑了一下,起身去卫生间洗漱,换了一身正装下楼时,餐桌旁已经坐了人。孟渐晚在林春华边上,她不习惯吃西式早饭,手里拿着一根油条,跟林春华步骤一致,先放咸豆腐脑里蘸一下,然后咬一大口。

    宋宵征瞧了宋遇一眼,不满道:“又不是应酬,怎么喝那么多?昨晚还是晚晚把你扛回来的。”

    “扛”字用得夸张了点,顶多是搀扶。

    宋遇在孟渐晚对面坐下来,还没说什么,梁如水就为儿子辩解:“他一向稳重,又不是经常喝醉,你就少说两句吧。”

    宋宵征嘀咕了句:“慈母多败儿。”

    孟渐晚三两下吃完早饭,拎着车钥匙准备出门,宋遇忙放下吃了一半的早饭,跟着她走出去。

    “晚晚,我昨晚……”宋遇快步走到她身侧,眼睛里闪过笑意,“我昨晚喝多了,亲你了?”

    孟渐晚没理他,宋遇摸了摸鼻尖:“我不是故意的。”顿了一下,他企图找出一点事情来抵消,“你昨晚也踢我了。”

    昨晚,提到昨晚,孟渐晚想起来了,她懒得再折腾来折腾去就直接睡在了床上,宋遇睡在她旁边,两人同床共枕。

    宋遇沉吟片刻,说出了具体的数字:“十次。你踢了我十次。”

    孟渐晚不相信:“你不是喝醉了吗?”

    “就算是喝醉了,你一踢我就醒了,然后默默地拿手机记上一笔。”宋遇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给孟渐晚看,上面写了两个“正”字,显示她昨晚踢他的次数。

    孟渐晚抿唇不语。

    宋遇见她无话可说,收起手机,随口提了一句:“昨天孟维夏过来找我了。”

    孟渐晚额角跳了跳,似是没料到才教训完孟维夏,她就去找了宋遇,她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她找你做什么?”孟渐晚问。

    对于孟渐晚,宋遇当然不会隐瞒,转述了两人谈话的详情。孟渐晚听完点了下头,嘴角上挑起一抹弧度,这的确像是孟维夏会做出来的事。

    “孟维夏说的没错,我就是为了气死她。”孟渐晚眼都不眨一下,承认得非常爽快,“你要是觉得被欺骗了,我们可以离婚。”

    宋遇“啧”了声,想教育她两句,垂眼间瞧见她手上的婚戒好好地戴着,瞬间什么郁气都消散了。

    “我知道你不单单为了气她——”宋遇笑了下,余下的话没说。

    他昨天在停车场,也是为了故意气孟维夏,才说即使孟渐晚别有目的,他也乐意她嫁给自己。可孟渐晚又不傻,怎么会为了报复别人就做出结婚的决定,或许有部分冲动的原因,最起码她内心深处对于嫁给他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抵触。

    孟渐晚静等他的下文,却等不到他的回答,只好主动问:“不单单为了气她,那我是为了什么?”

    “你自己做的决定,你问我?”宋遇的视线里,司机已经把车开过来了,他不紧不慢地说,“如果要我回答,那我肯定说,你爱我爱得无法自拔。”

    孟渐晚:“……”

    这句话www.carwashippo.com有点熟悉,她曾在孟维夏面前说过,宋遇爱她爱得死心塌地。

    ——塑料夫妻的标准就是在外人面前说对方很爱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