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对象是朵假花[娱乐圈] > 章节目录 第122章 第 122 章(作者:阿辞姑娘)
我对象是朵假花

《我对象是朵假花[娱乐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2章 第 122 章

    ♂nbsp;   “取走记忆”这些话在牧鹤看来, 都是那个保护柳寻笙的人所编织出来的善意谎言。

    唯有秦狰才知道,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只是他不知道“那个人”所说的他们会再相遇的那些话,到底是善意的谎言, 还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 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秦狰先前认为自己可以对柳寻笙放手,比如他明白他们在一起后迟早要面临离别, 柳寻笙想通了又或是喜欢上了什么可以长久陪伴他的同类, 那么他都会大度放手。

    现在秦狰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屁话,那张sd卡他绝对不会给柳寻笙看的, 起码在他死前都不会——反正柳寻笙自己也都不记得了。

    就当他是一个卑劣的小人吧。

    催眠治疗的事就此落下,这事对柳寻笙和秦狰的生活都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除了柳寻笙发现牧鹤周六在家给他治疗那天, 阿松由母变公,外表还跟着一块变,就像是换了具鸟身以外就没有其他事了。

    毕竟阿松的反复变性习惯性“整容”他和秦狰现在也都习惯了, 没什么好意外的。

    甚至还有好处——比如不怕阳光,可以拍外景了。

    柳寻笙甚至也加入了“真香”阵营, 就算嘴上说着不喜欢阳光, 偶尔也还是会在太阳不毒辣温度正好的时候跑到阳光里站一会儿——这是昆山夜光趋光的本能。

    以至于以前希望柳寻笙勇敢面对阳光的秦狰, 现在每每见到柳寻笙晒太阳都要把他拉回阴凉处待着, 还要叮嘱上一句:“笙笙,别晒太久了, 你会中暑的。”

    “不会啊。”柳寻笙连连摇头,“现在太阳不辣, 而且我这具身体除非本体受伤, 不然就算头掉了我也还是活着的。”

    秦狰又不好说实话, 他怕柳寻笙太阳晒多了他们的婚姻也即将走入坟墓——比如遇到那个前世就约定好要再相遇的小三。

    没错, 反正他们又没结婚,他才是柳寻笙的原配。

    好在秦狰最知道柳寻笙的软肋,一句“但是笙笙你最近好像晒黑了”就成功把柳寻笙劝回屋里了。

    上回火龙果给他的花染了色就把柳寻笙吓得够呛,所以听见秦狰说自己黑了,他就怕下次开花后自己是朵黑花!立马就不敢再多晒太阳了,乖乖窝在家里等待黎漪的剧组开机。

    而《古国山河在》的男主也已经定下了,就是席玉。

    这个剧本不是席玉自己选的,是他妈妈给他选的。

    以前席玉拍的剧本都是给钱就接,那些剧本太烂他也不好意思给他妈妈看,这一回,他将《古国山河在》的剧本给他妈妈看了,他妈妈就鼓励他,希望他接下这个剧本——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在临走之前能够向别人很自豪地介绍,她儿bulangke.com子是一位优秀的演员。

    所以席玉最终还是接了,黎漪说了,在不过分耽误剧组进度的情况下,他可以请假回峢城看望母亲。结果反倒是席玉自己说不要请假,他可以和妈妈打视频电话,电影能够快点拍完上映对他母亲来说才是最好的消息。于是黎漪再想办法,又将开机时间往前挪了半个月,就定在今年五月初。

    说起来在等待开机这几天还有件让柳寻笙高兴的事——就是阮颐鸣搬出文珲庄园了。

    那天他刚好出门去医院看望席玉和他母亲,恰好在路上撞见阮颐鸣正在往停在路边的车上搬行李箱,黄悉居然还在帮他一起搬,临了还要说一句“以后不能再陪你了,请多保重”。

    就冲这个恋爱态度,就算黄悉有过多少前任,大概还是会有后任前赴后继吧。

    柳寻笙没下车,他怕尴尬,更不想和阮颐鸣说话,但这条路再怎么宽敞,一辆车驶过去还是能够看到的,并且路过他们时黄悉和阮颐鸣都朝着他这边看了两眼。

    幸好秦狰的车窗上也贴了防晒膜,他们看不到车里坐着的人是谁。

    不过柳寻笙转念一想,秦狰出行的时间向来都是比较固定的,这个点会出去的人只有他了,阮颐鸣和黄悉要是真想猜车里的人坐着的是谁,分分钟就能知道答案。

    但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柳寻笙觉得就算知道了也没事,反正阮颐鸣以后就不住在文珲庄园了,日后在娱乐圈里碰上的机会也不大,还待在文珲庄园的黄悉又没阮颐鸣那么无聊会来找他说话,也可以直接无视,所以柳寻笙从北门离开转念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根本没放在心上。

    五月初,柳寻笙离开峢城前往邶市,邶市是《故国山河在》的第一个拍摄地点,也是拍摄时间最久的,就在峢城隔壁倒也不算远,柳寻笙电影中所有的戏份都在这里,因为他只是宫里的伶官,而其他人则还要跟着剧组到大漠这样环境恶劣的地方去采景。

    刚到剧组第一天,黎漪就特地问了柳寻笙他对阳光过敏的病治好了没,能不能拍外景,不能的话还是得改剧本。在得到了柳寻笙肯定的答复后,黎漪还没来得及高兴两天,邶市就开始下起暴雨了——一连下了七天都没见停的趋势。

    黎漪这部电影基本都是实景实地拍摄,而且很多都是外景,柳寻笙的内景www.meilan168.com部分倒是好怕,然而他的角色只是个小配角,整部电影需要拍摄内景的部分也不多,所以这雨下的就很耽误时间,一再拖延拉长拍摄时长,增加剧组的拍摄成本。

    而这场突然而至的春雨,也把柳寻笙给下蔫了。

    在峢城时柳寻笙还曾经和秦狰夸下海口,说他就算头掉了也不会怎么,谁知一场春雨就把柳寻笙打回了原形。柳寻笙这几天的状态就和去年秦狰出差,把他交给范阿姨代养几日那会儿,范阿姨却误给他浇多了水,自己又没晒太阳差点被淹死时一模一样,蔫哒哒的没精神,脸色唇色都很苍白,化妆师每天都要给柳寻笙多打点腮红和口红,才能让他看上去不那么病气恹恹。

    “怎么会这样呢?”柳寻笙自己也嘀咕,难道是本体在家里秦狰没照顾好他?但这不可能吧。

    “小师弟你吃不惯邶市的菜吗?还是身体不舒服?”席玉这天吃午饭时又看到柳寻笙拿着筷子在戳盒饭,却就是不下嘴,就开口问他,“我看你来这里好几天了,好像都没什么胃口吃饭的样子。”

    确实没啥胃口,柳寻笙听席玉这么问还下意识地往窗外瞥了一眼——邶市的土是他去过这么多外地城市,唯一不馋的地方。

    因为他刚来这里邶市就开始下雨,这里的土都是浸饱了水又湿又黏的那种,柳寻笙完全没胃口吃,而他从家里带回来的那些虚假“麦丽素”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其实就是下雨。”柳寻笙长叹一声,和席玉说,“我不喜欢雨天,雨季持续太久了我就容易没精神。”

    “有点像苦夏,这就没办法了。”别说是柳寻笙受不了,这雨要是再不停整个剧组都够呛,“但多少还是吃点吧。”

    柳寻笙其实不吃饭也能活,但他也明白自己要是一直不吃饭,被人注意到了也不好解释,就勉强扒了两口饭,但还没咽下去他就听席玉又问:“对了,小师弟你是不是和严岐有什么误会?”

    “没有啊。”柳寻笙转头疑惑道,“怎么啦?”

    席玉说:“来邶市前他私底下找过我,问我是不是《故国山河在》的角色被你抢了。”

    柳寻笙指着自己乐不可支:“严师兄太看得起我了吧?”

    也就是这句话,让席玉把后面那句“他让我小心一点你”给咽了回去。

    但实际上席玉却觉得,柳寻笙如果真想抢,那肯定能抢到,但柳寻笙又不是那种人,而且说起来他和严岐根本不熟,严岐和俞羲都是拍电视剧的,倒是还经常在一起聊天,他都是拍电影,平时要么是在片场要么就是医院,就只有在去找苏千惠时见过几次严岐和俞羲,他能和柳寻笙能够相处成朋友都还是有在同一个剧组拍戏的经历。

    “对自己自信点。”席玉也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对柳寻笙,“我也和他解释了,他应该是出于好心才提醒我的。”

    严岐性格应该还算好,俞羲当初和苏千惠解约时他还帮忙劝过,席玉也不想以对待俞羲同样的恶意去揣测严岐,便没再多想。

    晚上柳寻笙和秦狰打视频电话时是卸了妆的,秦狰见他面颊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还没开始问柳寻笙就先说话了:“秦先生,峢城最近也有在下雨吗?是不是我的本体没有太阳晒了呀?”

 &www.wanchaoliu.comnbsp;  “峢城没下雨。”秦狰说,他还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落地窗上的白瓷花盆,拍给柳寻笙看,“你也有天天在晒太阳。”

    说是晒太阳也不太准确,是在晒植物led补光灯,就算柳寻笙现在不怕晒太阳的秦狰也不敢给他本体放阳光底下,照旧还是用led灯照射,效果和阳光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柳寻笙更加不解了:“那我怎么会有点蔫?”

    秦狰问他:“要不我给你寄一盏灯过去?”

    “好好好,还有土特产也给我寄一点。”柳寻笙赶紧答应,还叮嘱秦狰,“要用‘麦丽素’外壳包装起来。”

    秦狰都答应了,挂了电话后他就去了柳寻笙的卧室给他装土特产,不过他回到主卧后再瞥了一眼落地窗上的昆山夜光,就发几片牡丹叶中间生了小小一团圆绿,绿尖上还透着点白——柳寻笙今年的花期要到了,这是长了新花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