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诗词 >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 正文 第1545章 说不通的动手(作者:孤风寂)
樱花之国上的世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545章 说不通的动手

    山崎说话间,已抽调地气帮猩猿充实经脉,感觉差不多了,这次唤醒了它。

    猩猿带着满身疼痛醒来,警惕的看着山崎,然后看李英琼也在,顿时蹿到她旁边。

    “别怕,他是我先生,”李英琼对着山崎龇牙,整个一淘气的小萝丽,“就是先我而生的人,不想当我老师,就让我喊先生。”

    山崎当没看见,“猩猿,你既愿追随李英琼,可愿成为她的徒弟?”

    “愿意。”

    “好,李英琼你站好,猩猿叩头,行三拜九叩大礼。”

    “你为猿类,天生寿数不过百数,若走妖之道,难以成正果,只能走人之道。”

    “异类修人之仙道,比人要多闯两关,所以多拜两次。”

    “第一关,脱去兽身,换上人身。”

    “第二关,去除兽心,转为道心。”

    猩猿恭恭敬敬的跪拜,三拜九叩,成为李英琼的徒弟。

    “好,你来我这儿,我先前废了你峨嵋功法,如今还你因果,为你开百脉,传你功法。”

    猩猿有些畏惧,但还是去了。

    山崎为其开辟脉络,猩猿感受最深的是,自个儿脑袋瓜子似乎更灵光了。

    “多谢先生成全。”

    “有些话先说明,免得以后生出嫌隙。”山崎说道,“我本可帮你塑造一具人身,但你与人接触不多,如果强自转化人形,只会影响你修行,所以还是顶着这身兽皮为好。”

    “猩猿记得了。”

    山崎说道:“对了,这名字也得改了,你以后就叫袁星,字玉辅。”

    “我传你的功法是《玉衡度厄心诀》,稍后我再写给你。”

    “北斗七星第五玉衡,曰杀星,主中央,助四旁,杀有罪,望你以后为你师护法,辅持她御剑天下。”

    “是,袁星记得了。”

    山崎看向山黛,“外面来人,我带他们去了结因果,你这老实待着,千万别搞什么大动作,否则因果牵连,再也见不到老爹,那就糟糕了。”

    “知道了。”山黛挥手撵人。

    ……

    山崎带着李英琼与袁星,用挪移法去到万里之外的海中,升空后才放出两位。

    峨嵋那边,采薇僧朱由穆与李宁、大方真人与姜雪君已经到了。

    “爹爹。”

    “别过去,那不是你爹,皮囊虽是,但这身佛性……”

    “先生着相了,在下不是李宁又是何人?”

    “我不知道,你自己说,或者我斩了你的这身皮囊,看看你元神是什么再说。”

    “阿弥陀佛,”采薇僧朱由穆说道,“这确实是李宁,出家人不打诓语。”

&nwww.whhryl.combsp;   “不说谎不代表说的是实话,这是两个概念。”山崎说道,“这样吧,我们还是先说李英琼与峨嵋的因果,或许我就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姜雪君恼道:“荒唐,你凭什么拦着人家父女相认,还口口声声说人家是假的,我看你才居心叵测。”

    “苦行头陀,请先让这位道友安静,否则我只能按我的选择,比如断了紫郢www.xgchotel.com剑。”

    “你倒是断断看。”

    荀兰因连忙拉住姜雪君,让她安静下来。

    “这位是妙真观严瑛姆观主之徒,姓姜,她与此地有些因果。”

    “此间因果,不好论。”

    “有什么不好论,你抢我等善功,此事如何能善了!”

    山崎缓缓道:“你在你家园里种了树,长了果子,我翻墙去摘了,我认赔。”

    “你在门前种了花,长了花,我顺手摘了,你叫我赔,我可以不赔,我最多长鞠到地还你一大礼。”

    “你在山间撒了种子,长了果子,我摘了,你叫我赔,我也可以不赔,我最多对你拱手说声谢谢。”

    “你渴了发现一个山壁水坑,里面只有几滴水,你嫌少,于是就等着山壁继续滴水,我来我看到了,我就喝了,你让我赔,我根本不搭理你。”

    “天生地养的东西,如何成你的了?你不要,如何还能不许别人要?”

    姜雪君皱眉,“你到底在说什么?”

    山崎打量峨嵋方众人,见似乎没一个明白的,忍不住轻叹,“我在说道理礼数,你等既然不通道理,不明礼数,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唉,我的福缘可真糟糕。”

    “啊?”

    “还请稍等。”

    山崎整理衣冠,在半空对天跪下。

    “弟子山崎,不敢妄揣测天意,然放眼望将来种种,此地都是生死之局,弟子尝试于言语,却无法说通,思及将来困境,弟子只得赌上一把,望上天明鉴,弟子一心求大道,不图其它。”

    一叩,二叩,三叩。

    山崎这番举动,诸人都不明所以,知道是说峨嵋,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在旁看着看着。

    山崎站定拱手道:“对不住了。”

    “啊?”

    采薇僧朱由穆与李宁、大方真人与姜雪君这边心生警兆,那边苦行头陀、荀兰因、齐灵云已经失踪不见。

    追云叟脸色大变,立刻化光而去,转瞬千里,但转眼又从千里之外回到当场,似乎没有移动过一样,脸色黑得跟炭似的。

    采薇僧朱由穆与李宁、大方真人与姜雪君四人这次反应过来,纷纷亮出法宝。

    山崎抖袖放出三人,“不必紧张,我们不必再动手,这些东西也对我无用。”

    “快把人放了,别以为会袖里乾坤就没人能治了。”姜雪君强自喝道,zyxta.com其他人却加紧推算,越算脸色越难看,完全看不到胜算。

    “唉,这世间终是靠拳头说话的。”山崎抬手,姜雪君连同法宝都消失了,再抖袖子,昏倒的姜雪君就滚在半空中了。

    山崎弄醒四人,“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好好讲道理了吗?”

    苦行头陀很无力,“阿弥陀佛,道友究竟是何人?”

    “先生是什么人重要吗?”李英琼叫道,“重要的是,你们挖了一个个坑,把先生坑进去了,然后你们这些挖坑的人不去反省,为什么坑到旁人了,却在这里咄咄逼人,不依不饶的说,我在这挖了坑,你为什么掉进来,踩烂了我藏在坑里的果子,你得赔我的果子。”

    “不是吗?就像这紫郢剑,你们说是你家的,我说不要,你们还不依不饶的。”

    “你们说这个是你们的,那个是你们的,但你们一没有昭告天下,二没有立碑标记,我们凭什么要知道东西是你们的?”

    “你们能掐会算,前知几十年,后知几十年,是你们的事情,你们凭什么要其他人也跟你们一样能掐会算?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不懂呢?”

    李英琼越说越恼,“你们这样凭着推算到处挖坑坑人,到底懂不懂礼数,讲不讲道理啊!你们这是缺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