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此间朝暮不辞你 > 第1330章 囍、丧(6)(作者:宋辞霍慕沉)
此间朝暮不辞你

《此间朝暮不辞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330章 囍、丧(6)

    何遇感觉到身体逐渐发凉,他想抬一抬手,摸一摸妹妹的头发,可半身都被麻醉,完全动弹不得。
何言跪在手术台边,眼泪里盛满泪水,用手比划着,“哥哥,我不哭,你不要流血。你答应过我,你对我保证过的。”
何遇见何言穿上洁白的婚纱,心满意足的勾起唇角,“言言,真美。”
何言憋住泪水,唇瓣被咬破了,流出了好多血丝。
何遇目光掠向何言身边的步言,颤抖着伸出手,步言立刻心领神会走到何遇身边,握住他的手,何遇也用尽力气回握,咬着牙
,挺着一口气,“言言,交给你,好好待她。”
步言用力点头,“我会的,我会用我毕生护住她,你相信我。”
何遇轻轻颔首,似乎也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又看向了何言身后的何父,目光里满是歉意,他不孝顺,没有好好孝敬父母。
何父老泪纵横,“父亲为你骄傲。”
何遇勉力一笑,最后目光又落向宋辞身上。
他吃力的想掏出来胸口的照片,是他们在医院初见画面的照片。
那时候他还以为她是单身,是妹妹的好朋友,一个爱吃棉花糖的女孩。
他伸出手,宋辞却不断往后退。
她许不了任何人的承诺。
宋辞下意识的摇头,像是在用眼神告诉何遇:“对不起,我没办法回应,我真的没办法回应。”
就算是何遇要死了,她也不会做任何承诺。
她给不了,真的没办法给。
她下意识的握住霍慕沉手腕。
何遇的手渐渐放下来,明白宋辞不愿意欺骗自己,也不愿意给他一个假想的美好念头离开。
何遇不再奢望,也不想给宋辞沉重的心理负担。
视线突然暗了下来,瞳孔逐渐扩散开来。
恍惚中,有人叫着他的名字:“何遇,我有棉花糖,你要和我走吗?”
何遇看向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如同被踩到了猫尾巴一样,踏着碎满的星河,拿着他的棉花糖跑走了。
何遇嘴角露出笑意,纵然遗憾没有听到妹妹喊自己哥哥,没有宋辞对自己的承诺,可都没关系。
现在,他要去追梦中的女孩了。
他笑着合上了眼眸,放空自己沉浸在追她的道路上了。
“噔——”
仪器突然不再有起伏的节奏声,变成一条直线的长鸣声。
何言看着何遇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浑身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上,趴在何遇身上,张了张嘴巴,喉咙里一股灼痛
烧心,嘶哑的喊了一声:“哥!”
步言难以置信的听着何言竟然开了口。
步言知道何言需要刺激才会有机会开口,可没想到代价却是……何遇。
何言趴在何遇身上,浑身充斥着无助绝望感,“哥哥,哥哥,你不要离开言言。”
“你答应过看我出嫁!”
“你答应过我!”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一声声沙哑的质问,从何言口中质问。
可除了节哀,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就只有何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宋辞捂住心口,说不清楚扶住霍慕沉走到门口,红着眼看他,“霍慕沉,我以为我的世界充满光明,可现在看来,是你为我撑走
黑暗。”
“小辞,你还是要去?”
“去,我们还有退路吗?
我是可以不顾别人死活,但是如果我不去,你的公司会倒闭,我们的家人会因为我们背负一辈子骂名,而你也会被人恶意打击
报复!
我不要你也承受一切!
没有人会放过我们!
我不要高傲在上的霍慕沉,只能隐姓埋名过一辈子。
我不要我心中的神明因为我被人辱骂!”
宋辞说了太多太多,情绪状态越来越差。
沉默好久好久,久到那边的人是真想将宋辞强迫带走。
可最后,霍慕沉沉着脸,一字一顿的说:“你若是想去,那就是我亲自带你去。”
他握住宋辞的掌心,掌心里攥的全都是冷汗:“宋辞,你要记住,如果你输了,我会陪你死,但是下辈子,你别要我了,也别找
我,我不想让我的真心再被你践踏了。”
宋辞知道自己伤了霍慕沉的心,可她貌似没有选择。
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她身上,她也想每天开开心心,每天和老公待在一起,秦晟为什么要找上她,为什么所有人的错,要由她
来承担!
她明明,什么错也都没有啊!
她腹部抽痛两下,霍随意似乎感受到来自她的情绪波动,让她胃里泛着前所未有的难受恶心,简直是翻江倒海难受。
霍慕沉开车将宋辞送到现场,并没有下车送她。
宋辞独自一人挺着九个月的孕肚,出现在视野里,还有不少网红直播也冲上去蹭热度,让宋辞更加恶心。
这种状态就是她死了,说不定还可以让他们蹭一波流量,赚一波钱!
她冷眸冷语:“倘若我没死,你们未经过我允许,我会让你们倾家荡产。”
网红和主播才不去管宋辞的话,反正宋辞在他们眼里就是蹭热度的工具人,再说她和霍慕沉早就是被全民骂,哪里来的那么大
气场!
宋辞走到警戒线以内,“告诉秦晟,我过来了。”
秦晟从监视器里一早就看到宋辞,只觉得宋辞还真是愚蠢,竟然还真来!
他的视线从监控器里抽回,“死了几个警察?”
“二十个人,死了十六人,还有一人被送去急救,不知是死是活。”秦晟副手回道,“不过我们的人可能也折损两个,但对方折损
更多。”
“那就争取让他们全军覆没,有来无回。”
秦晟说完,秦晟瞥向旁边坐着的两个孩子,再次动了心思,“要不要配合叔叔做一件事,以后这世界都是你们的。”
七七看向秦晟,嫌弃的道:“大爷,你年纪都可以做我爸爸的爸爸了,叫叔叔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秦晟脸色阴沉,却也没有生气,“不愧是在霍慕沉身边长大的孩子,有魄力。”
他知道这两个小鬼头的来历,是步言和霍慕沉以一己之力保下来的孩子,要是让他们成为自己手中额孩子,或许他可以像培养
姜锦城那样,再次东山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