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修正系统 > 第二卷 370 奏效(作者:宁三思)
重生修正系统

《重生修正系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370 奏效

    红蔷轻轻招了招手。

    角落里走出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衣,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

    苏兴看着那人走到院子里的灯火中、走到红蔷面前,辨认出对方是一个身形瘦小的女人。

    他扫视四周,却没有发现其他异常之处。

    酒馆后院暗中潜伏着多少人,苏兴不得而知。他不敢轻举妄动。

    黑衣女人从身后取出一把油伞,将它交给红蔷。

    苏兴这才注意到自己随手丢在一旁的油伞不见了。

    “我算是白费了心思。”红蔷手握伞柄,指向苏兴,“换一个聪明人,早该认出这把油伞的主人是何身份。”

    油伞噗哧一下,将空气撑开。油布的一角画了一片一寸见方的红色槭树叶。

    “本想引你前来,没想到你竟然主动送上门。”红蔷顿了顿,看向苏兴,用玩笑的语气说,“像你这样沾酒就醉的人,难不成也想做个酒仙?”

    苏兴脸上一热。

    红蔷收起油伞,领头走向库房。

    刚刚搬入库房的十二个酒坛摆放得整整齐齐。

    红蔷十分满意。

    更让她满意的是,跟随在她身后的苏兴脸上涌动的不安的神色。

    一面是善解人意的酒馆主人,一面是心狠手辣的暗楼执事,苏兴始终不能把这两个身份糅合成一个。

    他犹豫不决,只能屈从于黑衣女人的驱使,暂时将红蔷的身份分割为二。

    “这几坛酒里,有一坛浸了七步蛇,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尝出来。”

    说着,红蔷亲自动手,放下油伞,打开了离她最近的一坛酒,用一截带着长柄的竹筒量出一筒酒。

    她微笑着将酒递给苏兴,像一位好客的主人。

    苏兴心神一荡,一时忘了红蔷手里的酒可能掺了剧毒。

    冷酒入喉。

    苏兴突然清醒,手抖将竹筒打翻。

    “是米酒,”红蔷揭晓答案,“你这么怕我一下子把你毒死,真叫我寒心。”

    苏兴才是真正的心寒。

    什么善解人意,什么风姿潇洒,都是迷惑人的假象。

    真正的红蔷,虚伪狡诈,胜似蛇蝎。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红蔷没有理会苏兴的出神。她又打开一坛酒,并凑近坛子口轻轻嗅了嗅。

    苏兴看见她露出一副饶有兴味的神色,方才沾到酒的唇舌和咽喉忽然变得刺痒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摆脱这种不适,另一筒酒已经送到他面前。

    “这一坛酒难得,你尝尝。”红蔷随意说了一句劝酒的话。

    苏兴扭过头去,不肯接受。

    一瞬间,他的肩头受到重击,右臂随即失去力气。

    眼前的红蔷依旧笑吟吟,苏兴却感到到他的后背流下了冷汗。

    黑衣女人仿佛红蔷的影子,无声无息,又与红蔷心意相通。苏兴只要对红蔷稍有违逆,便会得到黑衣女人的严厉教训。

    “一个人喝酒果然没什么意思。你要是回答得了我的问题,我就替你喝了这这筒酒,如何?”红蔷看透了苏兴的心思,提出一个建议。

    苏兴心头活动起来。他知道红蔷的计谋、实力远在他之上,凭他自己,他今夜毫无脱身的可能。

    而他唯一活命的机会,在于六安。

    “你想让我背叛六哥,我不会答应你的。”

    红蔷眉头一皱。

    “他暗中算计你,你却不肯出卖他。真是奇事。”她转念一想,说道,“我就问你,你为何如此信任他?你若能回答,我就替你喝了这筒酒。”

    苏兴听后,心情并未放松。

    但他说了实话:“我已经决定追随六哥。无论六哥此前做了什么,只要他今后……”

    红蔷听到这里,哈哈大笑,打断了苏兴的话。

    “你呀,真是蠢得无可救药。他能算计你一次,就能算计你两次、三次。更何况,他先前曾背叛过红姬,他骨子里就是个叛徒。你对一个叛徒托付真心?”

    红蔷一边嘲笑,一边遵照约定喝了一筒酒。

    苏兴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可笑的,但他不敢多言,生怕惹来黑衣女人的报复。

   &nbwww.whhryl.comsp;第二筒酒仍然不是毒酒。

    红蔷又开启了第三坛酒,苏兴的心也提了起来。

    他的内心并没有像他的表现一样坚决。

    他并不知道六安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六安能否及时发现他的困境。

    如果六安不愿开罪于红蔷,他也能理解。毕竟,他向六安表明心意还不满一天,他就接连招惹了两个大麻烦。

    他的青云路不是断送在萧芜手里,就是断送在红蔷手里。或许,是老天不愿见到他称心快意,才给了他这当头一棒。

    想到这里,苏兴心灰意冷。

    他不等红蔷发话,抢过竹筒,打满一筒酒灌入喉中。

    “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不必再兜圈子。我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

    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主动喝下一筒又一筒的酒,仿佛浑身充满了不怕死的勇气。

    红蔷被抢了竹筒,又被抢了话,顿时急赤白脸,破口大骂。

    情势转变,只在一瞬间。

  www.xgchotel.com  “你骂便骂,我的酒量……”苏兴喝得太急,忍不住打了一个嗝,“撑不了多jxpxxs.com久,你不问,就没机会了。”

    红蔷这才意识到苏兴在做什么。

    她从没想过,会被眼前这个蠢钝无比的男人反将一军。

    可惜,她已经失去了逼问出六安下落的时机。她甚至无法证实她的猜测:六安利用乌翎的执事排斥异己。

    因为苏兴醉倒了。

    黑衣女人对苏兴泼了一盆冷水,也没有让苏兴清醒过来。

    她正准备用别的手段达到她的目的,红蔷却阻止了她。

    “罢了,和这个蠢货多说一句话,我都沾到他的蠢气了,让他自生自灭吧。”红蔷继续吩咐道,“付老二的客店有什么动静,你让人盯紧了,随时来回报我。”

    黑衣女人领命而去。

    红蔷最后看了苏兴一眼,神情复杂莫名。

    六安背叛过红姬,这对红蔷来说不是秘密。

    红蔷可以用愚蠢来解释苏兴信任六安的行为,却无法用愚蠢来解释红姬原谅六安的行为。

    她开始想了解,六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倘若在她对付萧芜之前,六安便除掉萧芜,那么,她要对付的人就变成六安了。

    夜还很长,长到像是没有尽头。

    有的人急不可耐,半夜驾车驶向城门,试图让城门守卫徇私放行。

    不料,一行几人不但没有如愿,反而惊动了半座橡城,被当场收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